一個老兵的承諾

□本報記者康松喬 李宏偉 孫文志 王鴿

        一日立心,一生執念。 
        39年前,18歲的沈汝波在軍營里許下諾言:一生要做10萬件好事。之后的漫長歲月里,他始終不忘初心,即便身患癌癥,依然在踐行著諾言。
        10萬件好事,如今他已經完成82500多件。
        39年初心不忘,這是一個軍人的莊嚴承諾,是一個退伍老兵、一名共產黨員對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的堅守。
        “他是這座城市的一個精神支柱,一面旗幟,一盞明燈。他的精神直擊人心,直擊時弊,經得起檢驗。”市委書記孟祥偉對他如此盛贊。
        他是優秀軍人的代表。在他身上,體現出一個軍人的品德,不管在部隊還是到地方,他心中的國防綠永不褪色,始終以一個軍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,用無私奉獻、不求索取、點燃自己、帶動他人來詮釋新時代軍人的內涵,用軍人鋼鐵般的意志支撐著病弱之軀,帶領一座城市把正能量匯聚。
       他是優秀黨員的代表。在他身上,體現出一個共產黨員對其宗旨的堅守。他并非領導干部,更不擁有多少財產,但他舍棄小我,時刻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記在心里、融入血液里,用39年如一日的堅持詮釋了一個共產黨員的信念和價值,書寫了對黨的忠誠,凝聚了這個時代最需要的一種精神。
        他是優秀市民的代表。在他身上,體現出一個公民的責任、情懷。作為一個普通市民,他關心城市、關心社會、關心他人勝過關心自己,像螢火蟲一樣,用微弱的光亮照亮別人。他所做的并不驚天動地,卻如春雨潤物無聲,引領著身邊人不再吝惜愛心,用舉手之勞,讓美德匯聚。
        是什么能讓他把為人民服務的信念堅持一生,甘愿放棄個人利益?是什么讓那么多人自愿和他走到一起,把涓涓細流匯成愛的江河?
        走近沈汝波,就像沐浴在一季溫暖的春風中……

初心篇: 

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


        ——“1978年2月22日,是我一生難忘的日子。這天我接到了入伍通知書,一夜沒有合眼,非常激動。”在這天日記的頁邊上,沈汝波標上了這樣幾個字:人生轉折點。
        1978年,一個18歲的年輕人走進軍營,帶著他和父親兩代人的心愿。
        沈汝波出生在山東臨清,家里兄妹五個,他是老大。家境貧寒,于是他早早幫父母分擔養家的責任。
        “汝波從小就聽話,特別照顧弟弟妹妹。家里很窮,他很小就跟我們干活兒養家。”盡管沈汝波常說自己小時,因為奶奶寵著挺嬌氣的,但在母親邢培貴眼里,他是個懂事的孩子,放了學就回家做飯,照顧弟弟妹妹,父母每天一回家,就能吃上他端來的熱乎飯。“有時看他小臉被煙熏得跟小鬼似的,我真是又想笑又想哭!”
        13歲時,沈汝波就常和父母一起去西窯拉磚掙錢,瘦小的身上,常常是這里一條血道子,那里一個血泡。
        15歲時,因為家里窮,沈汝波無奈輟學,去菌肥廠干了兩年零活兒。因為踏實肯干,廠領導經常夸“這個小伙子好”。為了補貼家用,他養了幾只兔子,賣了大的買小的,來回倒,攢點零錢給家里買油買鹽,自己一點也舍不得花。
        “我哥小時候就熱心,誰家有點事,總去幫忙。”在弟弟沈汝肖記憶里,當年的哥哥閑不住,不是幫這家種種地,就是幫那家攏攏柴火。
        “認吃虧,別占便宜。”這句父母從小經常叮囑的話,沈汝波一直記在心里。“父親做了20多年生產隊長,從來不占隊里一點便宜。我還記得隊里安排派飯時,到誰家,誰家能跟著吃點好的,但父親從來不往自己家安排。他還常教育我,無論做什么事,都要努力做好。”
貧困的家庭,卻讓樸素的做人道理打小在他心里扎了根。
        1977年末,部隊來沈汝波的家鄉征兵,他毫不猶豫地報了名。在那個年代,能夠當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去保家衛國,是所有年輕人心中無上榮光的事,沈汝波也不例外。而且在他心里,對軍營還藏著另外一份情結。
        “父親說,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,就是不能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。”從沈汝波記事起,就常聽父親講從前的事。父親小的時候,家里很窮,總是上頓不接下頓,孩子們常常餓得站都站不起來。父親6歲那年,爺爺被保長一頓毒打,回來后再沒站起來,不久就告別人世。爺爺一走,家里的頂梁柱沒了,留下奶奶和5個幼小的孩子。為了生存,奶奶去給地主家當奶媽,兩個姑姑被賣到濟寧去給人當童養媳。直到解放,奶奶、姑姑被解救,一家人才團圓。
        “父親常說,沒有共產黨、解放軍,就沒有咱家。”沈汝波說,父親小時候就愛跟在解放軍戰士屁股后頭跑,特別想當兵,但因為是家里獨生子,按規定不能參軍,所以未能如愿。“這也成了父親一生的遺憾。我們兄妹五個,我是老大,所以特別想替父親圓了這個夢,參軍報效祖國。”
        也許是命運要幫助父子倆彌補上這份遺憾,這次征兵,沈汝波家鄉有73個年輕人報名,但是只選三個人,而他幸運地成為三人中的一個。
        “1978年2月22日,是我一生難忘的日子。這天我接到了入伍通知書,一夜沒有合眼,非常激動。”這是沈汝波日記里的一段話。在這天日記的頁邊上,他標上了這樣幾個字:人生轉折點。
        的確,綠色的軍營,正等待一個年輕人發生蛻變,并將引導他走上一條平凡而偉大的奉獻之路。
        “你到部隊要好好接受錘煉,回報黨和解放軍的恩情,做一個對國家和人民有用的人。”臨走時,父親叮囑他。
        “我一定好好干,爭取多干上幾年,就當替您參軍了。”他對父親承諾。

         ——“他指著那本《十萬個為什么》,說這一生要做10萬件好事。我很驚訝,提醒他這可不是幾年、十幾年能做到的,是要用一輩子做的事。可他說,一定要做到。”
        剛剛進入軍營,對于沈汝波來說,一切都是那么新鮮,那么令人激動。但此時的他,只是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,還不明白軍人兩個字意味著什么,有的時候管不住自己,還有的時候想耍點小聰明偷個懶。
        參加新兵訓練時,看別人走正步七扭八歪,還有的人順拐,沈汝波忍不住樂得前仰后合。教官批評了他,可不一會兒,他還是繃不住樂。結果,教官罰他一個人在大太陽底下走了兩個小時正步,下來時腿都邁不動了。
        剛練習疊被子時,沈汝波咋也疊不成個豆腐塊。他腦筋一轉,耍上了小聰明,找來個紙盒塞進被子里,這樣一疊就是方方正正的了。檢查內務的來了,一開始還夸“看這個新兵疊得多好”,再伸手一摸,露餡了!沒跑兒,又遭到領導一頓嚴厲批評。
        這樣的小事現在說起來好笑,但在當時對沈汝波是深刻的教訓。他也因此明白,自己不再是普通的農村孩子,而是一名軍人,要忠于職守,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,只有這樣,才能在部隊的大熔爐里一步步成長為一名真正的軍人。
        而軍營真正帶給千千萬萬和沈汝波一樣的年輕人的,絕不僅僅是健壯的體魄和嚴明的紀律性,還有鋼鐵般的意志、無私奉獻的精神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。
        多年以來,學雷鋒做好事都是部隊里的優良傳統。沈汝波所在的炮十師三十三團七連炮四班是“英雄師”里的“英雄班”,班長是連里的“學雷鋒標兵”,經常為當地居民做好事。入伍后,沈汝波和其他新兵很快就被部隊的學雷鋒氛圍感染,在老兵的帶動下,大家有活兒都搶著干,生怕落在別人后頭。
        “那時候就是這種氛圍,人人搶著做好事,有啥活兒干不上都睡不好覺。學習雷鋒、董存瑞、黃繼光,大家都講個無私奉獻、不怕犧牲。”在這樣的氛圍里,沈汝波也暗暗下定決心,要像雷鋒一樣,為人民做一輩子的好事。從掃院子、掃走廊這樣的小事開始,他把自己的決心一步步落實到行動上,很快成為新兵中表現最出色的一個,經常得到表揚。越表揚,他的動力就越足。
        “沈汝波入伍時,是我親自把他接來的。雖然我跟他相處只有一年多時間,但他是我戰友里記憶最深刻的一個。”指導員靖貴山還記得,當年的那個小戰士,盡管體質不是那么好,但訓練刻苦,軍事技術一流,工作起來積極肯干,特別在學雷鋒方面表現尤為突出。“這個戰士非常可愛,一有時間總是琢磨如何幫助別人,做好事。”
        看到沈汝波積極要求上進,靖貴山格外關注他,幾次找他談話,鼓勵他繼續努力,學好軍事技術的同時,多去學雷鋒做好事,牢固樹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思想。
         一次談話時,靖貴山提到毛澤東的一句話,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,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。這在沈汝波的心里激起了波瀾。是啊,怎樣才能督促自己,一輩子把做好事堅持下去?目光所及,他被書架上的一本書吸引,“《十萬個為什么》,那么我能不能在一生里,完成10萬件好事?”
        “他指著那本《十萬個為什么》說,這一生我要做10萬件好事。我很驚訝,提醒他這可不是幾年、十幾年能做到的,是要用一輩子做的事。可他說,一定要做到。”盡管已經過去近40年,這一幕在靖貴山腦海里依然清晰。
        幾天后,靖貴山把沈汝波下決心一輩子做10萬件好事的事情在全連做了表揚,號召大家向他學習。當時有的人很佩服他,但也有的人覺得這不過是年輕人一時心血來潮,肯定堅持不下去。
        的確,在那個年代,年輕人許下類似的豪言壯語并不鮮見,隨著時過境遷,很多人也就漸漸淡忘了。可沈汝波卻真的把他的諾言,用一輩子時間來兌現。從許下諾言那天起,他給自己下了任務,每天至少做4件好事,用畫“正”字的方法記錄,做一件好事畫上一筆,檢驗、督促自己去完成任務。
        10萬件好事,是一句誓言、一個目標、一種約束、一份激勵、一場考驗。盡管這一“量化”做好事的方式曾遭到個別人的非議,但對于沈汝波來說,卻是一種實實在在的自我鞭策。經年累月,他做好事的決心更加堅定,為人民服務的足跡更加清晰。

         ——他沒白天沒黑夜地長在豬圈里,四處撿來破盆舊桶,用瀝青堵上漏洞,給每頭豬單獨進食,避免交叉傳染。他四處請教治療方法,打針、撒白灰……經過他精心治療和照顧,病倒的豬一頭頭站了起來。
        就像雷鋒口中那顆永不生銹的螺絲釘,在部隊6年,沈汝波換了6個崗位,養豬、養雞、挖煤、種菜……哪里有需要,哪里最臟最累,他就毫無怨言地去哪里,而且在每一個崗位上,表現都非常出色。
        入伍第一年在炮班,他刻苦鉆研軍事技術,各項任務都搶著干,獲得了“全能炮手”的稱號。
        入伍第二年,為了改善伙食,連隊里買了一批小雞、小鴨。可是戰士們都是十七八歲的大小伙子,養雞養鴨的活兒誰愛干?領導把這個任務安排給了沈汝波,他也有點猶豫,不是不愛干,而是擔心自己沒經驗,干不好。領導說:“你是新兵里表現最好的,交給你,我們放心。”
        養雞養鴨絕不是個輕巧活。每天,沈汝波都得去野地里挖上幾大筐野菜,回來后一點點剁碎喂給小雞小鴨。沒多久,他發現了個怪現象,小雞小鴨的數量怎么總在減少。仔細一觀察,原來駐地附近的黃鼠狼多,一到夜里,就鉆到雞舍里吃小雞小鴨。為了保護小雞小鴨,他索性把行李搬到雞舍里,一住就是一個半月。
        “白天得挖菜喂食,挺累的。晚上滿雞舍都是嘰嘰喳喳的,根本睡不著。”雖然辛苦,但看著小雞小鴨一天天長大,幾個月后,戰士們吃上了新鮮的雞蛋、鴨蛋,沈汝波的心里別提多高興。每天,他把新下的雞蛋、鴨蛋一個個編上號,精心保存好。
        入伍第三年,連隊養豬的飼養員復員了。因為養雞養得好,領導又相中了他。
        “大家來參軍,都愿意學點技術。養豬這個活兒,又臟又累,還學不到什么技術,一般人都不愿意干。大小伙子,誰愿意整天一身臭味兒啊,但沈汝波沒有怨言地干了,而且兢兢業業。”當年的司務長施殿武還記得,那時每天都能看到沈汝波一趟趟挑著發著異味的泔水,從食堂送到幾百米外的豬圈去喂豬。因為認真細心,他的豬養得又大又胖,團里還專門組織別的連隊來參觀取經。
        一天,因為身上長了個瘤子,沈汝波正在醫院里等待做手術,連長急匆匆地來了,帶來一個壞消息:連隊的56頭豬傳染上了口蹄疫,都趴下了。 沈汝波一聽,急了,起身就要回部隊。
        “明天就要手術了,你不能走。”醫生攔住他。
        “不行,全連戰士靠它們補充營養呢,說啥我得回去。”他答得斬釘截鐵。
        拖著虛弱的身體回到部隊,沈汝波連宿舍都沒進,直接奔向豬圈。看到一頭頭病懨懨趴在地上的豬,他心急如焚。接下來的幾天,他沒白天沒黑夜地長在豬圈里,四處撿來破盆舊桶,用瀝青堵上漏洞,給每頭豬單獨進食,避免交叉傳染。他四處請教治療方法,打針、撒白灰……經過他精心治療和照顧,病倒的豬一頭頭站了起來。這次鬧口蹄疫,別的連隊豬死了一大半,而他養的豬竟然全部存活。
        留守連隊種菜時,他用在山上看菜地的空閑時間撿牛糞做肥料,堆成一座小山。
        當護林員時,他像呵護孩子一樣精心照顧每一棵小樹,一趟趟從河溝挑水澆。別的連隊新栽小樹成活率75%,他創造了97%成活率的“奇跡”,得到團里和師部的表彰。
        “干一行愛一行標兵”“老黃牛”“優秀護林員”……在部隊6年,他受到大大小小表彰600多次。入伍第三年,因為表現出色,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成為同批新兵中最早入黨的人之一。
        從此,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”的思想更在他心中扎下了根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——“好事做得多了,戰士們見到沈汝波,不叫他名字了,都喊他雷鋒。”
        盡管在部隊工作忙、訓練辛苦,但沈汝波一有閑暇時間,就去幫戰友和駐地百姓做好事。他承諾的10萬件好事,在部隊里完成了8600多件。
        雖然已經闊別多年,但提起沈汝波在部隊做過的好事,老戰友們依然如數家珍。
        “他這個人做好事不圖名不圖利,你表揚也好,不表揚也好,我都是這樣做。”在老戰友李成峰的印象里,沈汝波是別人怎么早也早不過他的那個人。“在部隊學雷鋒做好事氛圍特別濃,大家都比較積極,但他總是比我們早一步。每次掃雪、掃院子,我們到時,他基本掃差不多了。做好事總是搶在大家前頭,給我們做出了榜樣。”
        “喂豬這個工作非常埋汰,臭烘烘的,還非常累,誰也不愿意干。但他不怕吃苦,不怕臟累,給我印象很深。出于敬佩,我也常去幫他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兒。”李成峰的眼前,仿佛又出現了那個拎著掃帚、挑著泔水的忙碌身影。
        “他給我的印象非常勤懇,閑不住。細小的事他都能想到,并主動去做。在我們連隊他做好事最多,經常受表揚。”李春澤入伍比沈汝波晚一年,兩人共同在一個班服役了5年。他還清楚地記得,冬天宿舍里燒爐子取暖,每天沈汝波都第一個起來,掏爐灰、生爐子,打掃衛生。
        “他平時訓練非常刻苦,在掌握軍事要領上比較熟練。我們是新兵,他用業余時間給我們做示范,把自己學到的技術毫無保留地教給我們。”這件事,同樣讓李春澤記憶深刻。“他復員之后在秦皇島能繼續做好事,被樹為道德模范、優秀共產黨員,咱認為他當之無愧,也不是偶然的,是軍人精神的傳承和發揚。”
        給病號送飯,幫新兵洗衣服,去炊事班幫廚……在戰友們的記憶里,這樣的好事數也數不完。
        “說得到,做得到,全心全意要為人民立功勞……”這首歌,是沈汝波在部隊最喜歡聽、聽進心里的歌。
        一年冬天,沈汝波在駐地附近遇到一位打水的老人。老人行動不方便,井口又結了冰,很危險。他趕緊上前幫忙打了水,又一直送到家。聊天中,沈汝波得知,老人家里無兒無女,他和老伴都已年過七旬,又都有病,日子過得非常艱難。
        “大爺大娘,以后我就是你們的孩子。”
        從那以后,沈汝波時常出現在老人家里,挑水掃院子,擦窗戶洗衣服,啥都干,還用自己省下的津貼為他們買藥看病。
        “孩子,真不知道咋謝你,你真是我們的親人啊。”大娘常拉著沈汝波的手,淚眼婆娑。
        這件事,沈汝波從未和任何人提起。但因為那段時間總往老人家跑,部隊里有人犯了懷疑:這小子是不是和當地的姑娘搞上對象了?這可是違反紀律的。后來部隊派人一調查,才讓這件好事浮出水面。
        類似的好事不勝枚舉。
        有一次,沈汝波在護林時,看到一位老大娘背著撿來的一大捆樹枝特別吃力。
        “大娘,把這個給我,我年輕,有勁兒。”他三步并作兩步跑過去,不容分說地把樹枝背到自己身上,一直送到5里多路外的大娘家。
大娘要留下他吃飯,他說啥也沒吃。不過等他回到連隊時,已經錯過了晚飯時間,只好癟著肚子餓了一晚上。
        農忙季節,沈汝波常帶著戰友到附近屯里,幫助五保戶、困難戶種菜、澆水。當地的村干部和村民為此特地到部隊感謝他,稱贊他是部隊的活雷鋒。
        “好事做得多了,戰士們見到沈汝波,不叫他名字了,都喊他雷鋒。雖然有時帶著點開玩笑,但也證明了大家對他的認可。一些新兵在他的影響下,也開始主動做好事。”提起這些事,老戰友們依然津津樂道。因為表現突出,沈汝波多次被部隊評為“學雷鋒先進分子”。
        6年的軍營生涯,把沈汝波從一個毛頭小子培養成一個真正的軍人和共產黨員,賦予了他敢于承擔、有困難沖在前的勇氣和不計較個人得失、無私奉獻、不求回報的精神以及堅持到底的毅力。
        “我雖然離開了部隊,但還是個兵,還要保持軍人本色,在黨和國家、人民需要時奉獻犧牲,在黨和國家、人民的利益前舍棄自我,一言一行嚴格要求自己,一心一意服務百姓、服務社會。”在沈汝波心里,綠色的軍裝,是他一生的底色,不管身份怎么變,諾言不變,軍人的“內核”不變。
        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那句軍營里許下的諾言,注定將陪伴他一生。

堅守篇:

心之所向,雖遠必達


        ——“我不去找了。我手有殘疾但有手藝,能養活自己。有這些工夫還不如多做幾件好事!”
        1984年退役,沈汝波沒有回到山東老家,“我想出去闖闖。憑在部隊練的本事,到哪兒都能干好。”
        來到秦皇島市蔬菜公司,這個凡事全力做的小伙兒,鉚足了全身的勁兒,啥活兒都沖在前。
        1985年,單位拆除一處老房子。小雨淅淅瀝瀝,沈汝波冒雨第一個爬上屋頂,但誰也沒注意,房頂支柱已經被小偷取走,他被瞬間塌下來的房子壓在里面。
        當時的情況有多危急,醫生已經讓準備后事了。幸運的是,經過全力搶救,沈汝波活了下來,但左手兩截手指斷在廢墟里沒再找到。
        帶著還沒痊愈的傷手,他成了公司一名制冷工。這是個苦活也是個技術活。雖然手殘疾了,但他從不以此為借口偷懶,反而總是主動找活干,工作20年,從來沒休過假。帶著這樣的勁頭,他成了業務骨干,還帶出8個徒弟,5次被公司評為優秀共產黨員。
        那時,制冷設備排霜每小時需300元電費,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費用。能不能給單位省點兒電錢呢?他動了心思,最后琢磨出采取人工除霜的方法。每天從早晨7點一直到中午12點,他不停地用水沖刷機器,雖然又冷又累,但開機制冷時間縮短了,電省了。20年里,他人工排霜不知為公司節省了多少電費。
        為了帶動更多人一起為百姓做好事,1991年,沈汝波和單位幾位黨員成立了黨義服務小組。業余時間里,他在路邊搭起了理發棚子,用在部隊學的手藝為困難戶、殘疾人、軍人、孤寡老人等免費理發。
        2003年單位改制,買斷工齡時沒有把他當兵的6年時間算進去。吃苦受累他都心甘情愿,但他一生引為自豪的軍旅生涯不被認可,沈汝波感到少有的委屈。很多同事忙著向單位要待遇、講條件,有人拿著相關文件邀沈汝波找單位講理去。除了軍齡,他的因公致殘本也可以要求單位照顧。但幾經考慮,沈汝波卻做出了常人難以理解的決定:“我不去找了。我手有殘疾但有手藝,能養活自己,有這些工夫還不如多做幾件好事!”
        妻子沒工作,孩子還在上學,全家一個月的固定收入是230元的失業金,沈汝波下崗后的生活立馬捉襟見肘。
正趕上八一建軍節。沈汝波按以前的習慣,打算去北大營給官兵免費理發。但這一次,因為已經從單位下崗,開不出介紹信,他不能再進入軍營服務。
        “沒有了單位,好事還做不成了嗎?”沈汝波用剛剛拿到的第一個月失業金,給部隊送去了一車西瓜……
        看到丈夫可回來了,等著拿錢去買米的妻子李玉云立刻朝他要錢。“錢讓別人借走了,沒日子還。”沈如波硬著頭皮說。李玉云根本不再問那個“別人”是誰,心知肚明丈夫又用錢辦了他想做的事,因為她太了解他了!
        一個理發棚子,成了沈汝波家里最主要的收入來源。但在他心里,為他人服務遠比賺錢重要。理一次發,他只收1元錢,而且堅持對特殊群體減免費用,這樣一來,收入更低。
        家里日子緊巴,沈汝波和李玉云甚至割過草、撿過廢品補貼家用。而有人給他算過筆賬,這么多年,他為別人提供的免費理發、按摩,如果收錢的話,早已超過百萬、幾百萬。但在沈如波的概念里從不考慮這些。
        不管生活怎么艱難,雷打不動的是,記錄做好事件數的小本子上,那個“正”字一天天在增加。

        ——“剪了20年頭,就花了這1塊錢。”郭淑珍伸出兩根手指比劃著。
        7月17日上午,帶著“先茂里黨義治安巡邏隊”袖箍的沈汝波,騎自行車來到先茂里小區,人瘦得厲害,袖筒晃晃蕩蕩的。
        頭兩年,沈汝波搬到了返遷安置的金港花園小區。雖然離開了先茂里,但這里的事他總是惦記著。剛聽說12棟樓前路燈壞了,他趕緊去找了路燈管理處的人幫忙。
        小區居民見到沈汝波,還像以前那樣喊著他“外號”:“‘老黨’來了啊。”
        了解內情的人起急了,“你又折騰來干啥,我們不能干啊?有事兒打電話不行嗎!”
        沈汝波說話費勁兒,瞅著大伙兒樂。87歲的郭淑珍緊著走了兩步過來,從頭到腳地打量他,一臉皺紋擰到一起,心疼地說:“咋這瘦了呢,上次見沒這樣呢。”
        郭淑珍老伴去世早,家里困難,沈汝波免費給她理發,一晃就是20年。“看我一個人過,天天撿破爛忒可憐,他總來幫我,給我買這買那的。頭一次來剪頭,他說啥不收錢,我說那哪兒行,都得養家糊口的,扔下1塊錢就跑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剪了20年頭發,就花了這1塊錢。”郭淑珍伸出兩根手指比劃著。
        在先茂里,一提“老黨”,大家都知道是沈汝波。2003年,他租了先茂里一間下房開起了“黨義理發店”。
        “黨義,就是為黨和社會盡義務。”這是沈汝波給出的定義。
        他在店里公示服務內容:殘疾人、五保戶、特困戶、軍烈屬和現役軍人免費理發,節假日所有人半費,行動不便老人、殘疾人、嬰兒上門服務……
        志愿服務的星星之火,悄悄閃亮光芒。
        就在這一年的11月,先茂里社區居委會主任的李春潔被“黨義”這倆字吸引住了。
        “我看他有不少免費服務項目,門前放著修車、打氣的工具,讓人隨便用。他還告訴我,要做10萬件好事,用畫‘正’字的方法記著,那會兒已經做了4萬多件。我看著他寫滿‘正’字的本兒,心想,這地方咋會有這樣的人呢?!”
        盡管當時李春潔有點疑惑,可不久,沈汝波幫助居民做好事的各種消息,就不斷地往她的耳朵里“灌”了。
        ——老沈堅持多年定期到養老院、部隊義務服務,有時一天要為100人理發,累得連胳膊都抬不起來。除了免費理發,每天他還拿出4個小時作為免費按摩時間。那些居民中行動不便的老弱病殘,他就干脆上門去服務。
        ——先茂里8棟王培云老人,因為一股急火眼睛突然失明,可交不起住院押金,只好在家養著。老沈聽說后,找上家門,“我給你按摩試試,不收分文。”連續20天后,老人的眼睛復明了!逢人就說,“這樣的好人到哪去找啊!”
        ——小區健身場地沒硬化,平時一身土,下雨一身泥。沈汝波找來人鋪了200多平方米的水泥場地,居民都特別高興,跳廣場舞不用大老遠跑湯河邊上去了。
        ——小花園雜草叢生,他去修剪;井箅子歪了,他想法子扶正;遇到別人遛狗留下的糞便,他就彎腰撿起來;鄰里家庭鬧矛盾找他勸;甚至有人立下遺囑,也找他做見證……
        居民說他是小區的保潔員、保安、大管家。還有人說,他都快趕上一級政府了,啥事都管。
        時間長了,大家已經忽略了他的真名,“老黨”“老黨”地叫開了。在大家心目中,這個“老黨”,就是共產黨員的代名詞。
        李春潔把沈汝波在小區里做的事向上級匯報后,領導也感到驚訝,幾次悄悄來到先茂里“暗訪”,看有沒有她說的這樣一個人。
        “暗訪”的結果,就是領導也被這樣一個人感動了。街道和社區一協商,決定把小區門衛室空閑出來的房子給老沈用:“如果每個小區都有幾個沈大哥該有多好啊!我們就是想為這樣一個大家都需要的人,也服服務!”
        有了這間小房,沈汝波把“黨義理發店”名字改為“黨義服務站”,更加直白地表達了為人民服務的初心。此后,他組織起小區的老黨員、老教師、老退伍軍人一起成立黨義志愿服務隊。 他把每個月收入的15%留作公益基金,專門用于做好事。“這是我的活動經費,連媳婦都不知道。”沈汝波有些神秘又有些得意地說。其實他也知道李玉云對此一清二楚,只是不揭穿他罷了。

        ——“天天你不著家,就跟小區過去吧。”妻子李玉云又心疼又生氣。但一到晚上12點,還總記得喊老沈起來去巡邏。
        先茂里是個老舊小區,本來治安就混亂,2007年物業撤出后,情況更加嚴重。
        物業剛撤出時,擔心大門電機被偷,沈汝波大冬天在沒有暖氣的門衛室里住了40多天。后來,小區有幾個樓道里的電線連續被偷,他想,這老百姓成天一個樓道一個樓道地沒電哪兒能行?于是就跟小區另一名老黨員周運來商量起了一件大事——在小區成立治安巡邏隊。
        “招兵買馬,有18個人報了名,最后堅持下來的12個人。定的女的值白班,男的值夜班。”雖說人數不少,可男隊員差不多都是歲數大的老黨員和老退伍兵。沈汝波把后半夜12點到第二天凌晨3點半的那一班攬到自己身上,因為那個時間段最累,最容易犯困。
        “志愿者就是心甘情愿為他人服務,因為這,就得比拿錢做事的做得更好。”每天清晨、深夜,沈汝波都把小區每個角落走上好幾遍。
        “老沈哪兒論白天黑夜?他每天巡邏都得走上10多公里。”提起老沈的付出,隊員們都很心疼。
        “天天你不著家,就跟小區過去吧。”妻子李玉云更是又心疼又生氣,但一到晚上12點,還總是記得喊老沈起來去巡邏。“做這些事,是他老早就許下了的,咱能攔著嗎,可是真揪心啊,哪天晚上都睡不安穩,總怕他碰上壞人啊。”
        李玉云的擔心不是多余的,沈汝波在夜晚巡邏時,遇過不少突發情況。因為多次發現小偷,老沈已很有經驗,“我就拿著手電照他,不能往他的臉上照,那樣可能就會激怒對方。我就照他的腳,‘師傅,下夜班啊,我給你照照亮。’小偷一看我的袖標,就都離開了。”
         有一天,雪下得特別厚。夜里12點,他拄著根樹枝巡邏。一個下夜班的小伙子朝他喊:“大爺,這么晚了,還轉悠啥呢,快回去吧。”
        沈汝波心里挺納悶,我才40多歲,咋管我叫大爺呢?摸摸頭發、胡子上的白冰碴,看看手里的“拐棍”,樂了,這可不就是一個老頭嘛?!
        為了方便隊員們聯系,沈汝波在服務站里安了一部“公共電話”,幾年下來,搭進去1萬多元電話費。
        為了不讓隊員挨凍,他自己掏了4000多元錢搭了棚子,燒爐子給他們取暖。
        2008年,有人看上沈汝波的手藝,想請他去給俄羅斯游客按摩,兩三個月能掙幾萬元錢。
        “家里確實需要錢,可我要是走了,巡邏隊和服務站沒人帶著,可能就散了。”他回絕了對方,選擇留下來繼續為大家服務。
         幾年時間里,巡邏隊趕走小偷幾十次,找回被盜自行車、電動車37輛,小區的治安案件從原來每年的100多件直接清零。
        先茂里小區的治安好了,沈汝波又幫助先盛里、先鋒里、耐火廠家屬院等附近幾個小區組建了巡邏隊,現在這些小區治安情況都明顯好轉。

        ——“我啥也拿不出來,就有顆愛心。戰士們需要理發、按摩、治療,我把我的小店關門,給你們服務一個月。”
        從軍營里走出來的沈汝波,對部隊、對戰士有著格外深的感情。用點滴行動去回報部隊的培養,給戰士們送去溫暖,是他一直堅持做的事。
         7月17日下午,剛為先茂里居民解決完路燈問題的沈汝波,又出現在武警秦皇島中隊。
        “小楊,你的腰怎么樣了?”見到中隊衛生員楊戰輝,沈汝波關切地問。
        “還有點疼、僵。”楊戰輝患有腰椎間盤突出。去年“八一”,沈汝波帶病來為戰士們服務,當時也為楊戰輝做了按摩。
        “你坐下,我再給你弄弄。”沈汝波二話不說就上了手。生病后虛弱的身體,加上悶熱的天氣,讓他的額頭很快沁出了汗珠。
        “他患了大病,做過手術,身體那么虛弱,還拖著帶病之軀來給我們治療,真是非常感動。”眼前的場景,對于中隊指導員楊正山來說,是再熟悉不過了。
        從2004年開始,沈汝波每年都會帶著社區志愿者來給戰士們理發、按摩、表演節目,還教了不少徒弟。
        “沈師傅就是我們身邊的雷鋒,他的行動對于戰士們很有教育意義,也帶動著我們。”深受感動的戰士們把沈汝波的愛心事跡列在了榮譽室,記進了中隊史冊。
        2014年10月,沈汝波參加了一次去遼寧撫順雷鋒團獻愛心的活動。得知戰士們普遍有訓練傷,他特別心疼:“演講我講不過那些有文化的,捐款我比不過那些企業家, 我啥也拿不出來,就有顆愛心。戰士們需要理發、按摩治療,我把我的小店關門,給你們服務一個月。”
        言出必行。12月4日,沈汝波真關了自己的小店來到雷鋒團,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11點,他除了吃飯時能休息一會兒,幾乎一刻不停地在為戰士們服務。一個多月的時間里,他為全團官兵提供了按摩和理發700多人次,連元旦都是在部隊過的。
         “戰士們訓練后來不及換鞋洗腳,一脫鞋那個味兒啊!可老沈從來不嫌棄。我跟著學按摩,十幾分鐘手就酸疼,可老沈一按就是一天,從沒說過累。”雷鋒團軍醫小張直到現在還對沈汝波印象深刻。
        離開雷鋒團時,部隊想給沈汝波報酬。他拒絕了,只提出一個請求,希望部隊能送給他一套軍裝,“離開部隊20多年,我做夢都想再穿上軍裝。”
        這套軍裝,沈汝波一直珍藏著。每到重要場合,他就會翻出來穿上。而每當穿上軍裝,他踐行承諾的決心就更加堅定。
        今年4月,一封從江蘇省太倉市寄來的信,放在秦皇島市委書記孟祥偉的書桌上,寫信人是太倉市民陳洪才。
        陳洪才當兵時,曾為了保護戰友和群眾的安全,把一輛裝著被引燃炸藥的車開進了山溝,受了傷。2014年,沈汝波結識了陳洪才,對他很敬佩。
        轉年,陳洪才遇上車禍,肋骨斷了好幾根,半個月吃不下飯。沈汝波聽說后馬上趕到太倉,按摩了一個多星期,見他能吃下一碗米飯了才離開。
        2016年,陳洪才的酒業公司遇到困難,積壓了大批白酒,他跟沈汝波通電話時說起了這情況。
        那時,沈汝波正在化療期,躺在病床上身體極弱。可他為陳洪才著急,放下電話喘口氣,就又拿起電話,挨個去求親戚朋友和全國各地戰友:“我有個英雄老大哥,他自家生產的酒質量特別好,就是有點發愁賣,咱們能幫他一把就幫一把。”
        一個月時間,沈汝波幫助陳洪才賣出了近300箱白酒。
        非親非故,遠隔千里,卻能幫自己解難,陳洪才已經感動不已。而當今年4月,他偶然從別人那里得知沈汝波病得這么重時,被震撼得頓足捶胸:“我不知道他病啊,他怎么不說,應該是我操心他才對呀……”
        他想來想去,給秦皇島市委書記寫了這封信:“小沈要做10萬件好事,這兩件千萬要算上。”
        孟祥偉看到信后特別感動,叮囑把這封信在媒體上原文刊發,再次號召全市向沈汝波學習。

        ——“沈大哥做的好事,我做不來。你要是能做到,咱們也樹你當典型。”聽著有人對沈汝波非議,李春潔的火兒直往頭頂竄。
        隨著沈汝波一生做10萬件好事的事跡被媒體傳播開去,榮譽和支持從四面八方涌來。面對這些,沈如波格外冷靜,“鮮花和榮譽都是對我過去的肯定,接下來我要做得更好。”
        原單位為他提供了街邊一處100多平方米的二層樓房。地方大了,他就不僅為居民提供志愿服務,還辦起免費培訓班,先后幫助200多名無業和下崗人員學到理發、按摩本領。
        2009年,沈汝波被評為省級優秀共產黨員,組織上獎勵了5000元錢。他從獎金里拿出1000元寄給了遠在山東的老母親,盡一點自己的孝心。1000元給了要過門的兒媳婦,1000元給了自己的媳婦,讓她們給自己買件喜歡的衣服。看著娘兒倆歡天喜地的樣子,他既欣慰又心酸,她們多么容易知足啊,這些年他給予家人的真的太少了!
         當時家里正需要錢給兒子張羅婚事,但他還是狠了狠心,把剩下的錢充到了他的活動經費里。清明節到了,他便用這錢租了幾輛車,帶著84名社區志愿者去山海關的烈士公墓祭掃。
        去石家莊參加河北省道德模范頒獎時,原本主辦單位已經為他訂好了飛機票,可他堅持換成了火車票,多坐了5個多小時才到家。“事情辦完了,回去又不著急,能給國家省點就省點。”
        了解老沈的人,知道他對名利看得淡。然而,一些局外人難免就看他這些舉止“怪異”。這么多年,他承受著不少人的非議。有人對他的做法不理解,說他“傻子”“二頭”“缺心眼子”“做秀”,還有人說他多管閑事,甚至威脅要讓他在小區里消失。可他說,說我做秀,我就做秀,說我二頭,我就二頭,反正我是在為老百姓辦事,最后看老百姓到底怎么評價。
        在先茂里小區辦黨義服務站時,有人看他每天為別人的事忙活,連店里生意都顧不上,做好事還自己留記錄,就到社區主任李春潔那里跟她嘀咕,“老沈做好事弄個本記上干啥?就是為了被樹典型唄。”
        李春潔一聽,火兒直往頭頂竄,“沈大哥做的事,我做不來!你要是能做到,咱們也樹你當典型!”
        “有人嘀咕老沈,我差點替他流淚。那哪兒是一個普通人能達到的人生目標?病重那樣了,還認認真真做、一絲不茍記,咱誰能做到?有第二個沈汝波,我替他往小本上記!”李春潔生氣,是因為她對沈汝波的了解。“當年,我想把他當典型樹起來,他說啥也不愿意。他說,‘我就是個螢火蟲,星星點點照亮我身邊就行了,我是為了做事,不是為了宣傳。’我說,沈大哥你做得很好,可想法不對,你的事如果能讓更多人知道,讓大家都愿意學習這精神,那咱們社會才會有更多人受益啊。我直勸了一個多月,他才轉過彎來,同意我們宣傳。這些人竟以為老沈是為了當典型在作秀,你說我生不生氣?!”

        ——等待化療時,他把大家散落門口的鞋一雙雙擺好。轉身看垃圾箱旁有不少煙頭,又去撿。
        2015年7月,沈汝波被查出癌癥的前3天,還在龍泉莊給村民義務服務。
        那天排隊來理發、按摩的老人一個接著一個,忙到下午,沈汝波才吃上口飯。他突然覺得嗓子特別不舒服,“吃東西總想往外嘔,我尋思可能戧風了,也沒當回事。”
         沈汝波堅持把活動做完,回到家身體一直沒緩過來,去醫院一檢查,確診為食道癌。
        “那么好的人,咋偏偏是他攤上這個病了。”消息傳開后,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。
        “老沈這一病,他那10萬件好事,只能先放下了,那他的團隊可咋辦啊。”有人替他擔心。
        面對這次重病,最淡定的人卻是沈汝波。即便在治病過程中,他也沒斷了做好事。
        在醫院化療室門外排隊等候時,沈汝波看到門口十幾雙鞋子胡亂地鋪了一地,他蹲下身,用幾分鐘時間,慢慢地把鞋都一雙雙歸整好,轉身看到垃圾箱旁邊有不少煙頭,又去撿。
        妻子李玉云在一旁看到沈汝波動作緩慢,很虛弱,特別心痛,但知道丈夫還是惦記著做好事,便默默地幫他撿煙頭。
        住院階段,老沈覺得身體好一些了,就叫李玉云回家給他拿理發的推子,給病友們理發。“可你病還沒好呢,就又……”知夫莫如妻,李玉云嘴里說著,鼻子已經酸了。
        沈汝波摸著自己的光頭,對她笑,“得病就要成天癱在那兒啦?不做好事啦?誰愿意來這里給病人理發呢,我給他們理理,大伙兒心情都好。”
        一個叫李勝友的愛心市民送來2000元錢讓沈汝波補身體。沈汝波一算,正好快到春節了,轉手給李玉云讓她買了10份慰問品,給先茂里的困難戶送去。
        其實,沈汝波的家境一直困難,李玉云在外做鐘點工,兒子送快遞,他這一病,更是雪上加霜。這2000元錢,本來可以救救急,但是他覺得,“我這樣做,就是把一份愛心,放大成十份,讓更多的人得到溫暖”。
        沈汝波生病后,兒子沈廷偉一直忙前忙后,一次次跑北京、請專家。為了省錢,有時就睡在地鐵出站口。
        看著兒子忙碌的身影,沈汝波卻忍不住一陣陣愧疚。
        作為一家之主,總是忙著為別人做好事,就疏忽了對家人的照顧。2008年,兒子出車禍做手術。可那一年是奧運會,小區治安巡邏的任務正重。沈汝波去醫院看了眼兒子對李玉云說,“你們安排好,我幫不上啥忙。咱是志愿巡邏的,跟誰請假去。我一不去,別人不愛動不出來,小區再亂了,就前功盡棄了。”
        看父親轉身要走,病痛中的兒子委屈地含著淚問:“爸,你是我親爸嗎?”這個情景,現在沈汝波提起來還心酸。
“人家媳婦沒事在那兒歇著乘涼,而我天天得挨累干活,有時還得打兩份工。”妻子有時也生氣,說老沈:“我給你提個意見,你下崗了,一分錢收入沒有,你不能跟一起巡邏的其他人比,人家有退休金。你不剪頭,一分錢掙不到,家里咋辦?”
        “掙錢多少都那么回事,能喝上口粥就行了。”沈汝波只能打哈哈。“這么多年,我虧欠家人很多,也想多掙點錢給老婆孩子,讓他們高興,但凡事不能兩全。”
        不過,妻子和兒子并不是真的不理解他。在兒子沈廷偉心目中,父親是一個偉大的人,“記得那時跟我爸去養老院,那些爺爺奶奶都像見了親人,直說‘哎呀,沈師傅又來了’,還拿來吃的、喝的。看那些老人的目光,覺得我爸太偉大,我心里可自豪了!”
         “他就是這么個人,我們支持他。他做好事高興,我們也感到挺光榮。”妻子李玉云性格爽朗,她說自己當初看上沈汝波的,就是人好。
        生病后,沈汝波從150多斤體重掉到80多斤,每天只能吃點流食,可志愿服務隊有啥義務活動,他都要堅持參加,別人根本勸不住。慰問部隊、養老院,清理小廣告、給孩子們作報告……這幾天他得知北戴河開展“煙頭革命”,就在每天走步鍛煉的時候撿起了煙頭,一周的時間撿了2000多個。
        “2008年6月12日,早晨5點半起床,清掃樓道,擦欄桿,劃上一橫;6點,清掃整個小區的垃圾,撿狗糞,清理小廣告,添上一豎;7點半,為5位老人免費按摩,再劃上一橫;9點,到武警部隊為戰士理發一天;又添上一豎;晚上12點半,巡邏時趕走一個準備撬車的小偷,一個‘正’字,完成了最后一筆……”
        在沈汝波的小本里,已有1萬6千多個這樣的“正”字,每一筆、每一劃,都是一個充滿愛心的故事。
        而這個數字,其實是非常“保守”的。因為按照沈汝波的算法,一天為100多人理發、為30多人按摩,都只算一件好事,還有很多他認為舉手之勞的小事、根本就沒計算在內。實際上,他所做的好事,早已遠超10萬件。
        如今,一個個“正”字依然在增加,每添上一筆一劃,那個承諾一生做好事的退伍老兵的身影也就更加豐滿生動,仿佛在敬一個大大的軍禮。

傳承篇:
星星之火,終成燎原

        ——“大家跟著他這么多年,也早就有了這樣的堅持,一定把他這股勁兒傳遞下去,我們就是他的接班人!”
        “我愿做小小螢火蟲,用微弱的光照亮周圍的人。他們快樂,我也快樂,他們幸福,我也幸福。”
多年來,沈汝波就這樣默默地把溫暖帶給身邊的人,黨和人民也把榮譽給了他。“河北省最美退伍兵” “河北省優秀志愿者”“河北省優秀共產黨員”“道德模范”“平民偶像”……
        而對于他來說,鮮花、掌聲是一時的,他更希望的是能看到學雷鋒志愿者的隊伍越來越壯大,把正能量能不斷傳遞下去,給社會帶來更多溫暖。
        原本他覺得自己太平凡,也許只能發出螢火蟲似的那丁點亮度,但榜樣的力量使這星星之火,形成了燎原之勢。
        親人、朋友、鄰居、老戰友、愛心團隊……在他身邊,越來越多的人不斷凝聚在一起,投入到學雷鋒、做好事的隊伍中來。他的精神。已成為整座城市的愛心風向標。他的行動,也贏得整座城市的尊重和敬佩。
        在他生病住院時,河北省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(時任秦皇島市委書記)田向利親自到病房慰問。市委書記孟祥偉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,先后五次來看望他,請來中醫專家為他治療,還給他下了一個月體重長三斤的“硬命令”。
        各級領導、老鄰居、老戰友,甚至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一次次出現在他的病床前,送來溫暖的關懷。
        “這么多人關心我,愛護我,我的生命已不屬于自己,屬于社會,屬于黨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孟書記有次來看我時問,老沈,你做好事的團隊能不能再擴大一些,變成一個團,一個師……”書記的話,讓沈汝波琢磨了很久。“當時我回答他,能!可現在病著,就覺得干事的速度慢了下來,急得不行。但答應的話,我得守信,你不能因為病了,就不做好事、不帶團隊了。”
        其實,書記的期盼,早就是沈汝波的心愿。
        當初,跟著老沈一起組建起黨義志愿服務隊的,大多是那些受過他幫助的老鄰居、老病號,雖然大家力量都有限,沈汝波也覺得越干越帶勁兒,就盼著這個隊伍能擴大一些。不論誰想加入了,老沈都手把手地教他們理發、按摩技術,帶著去巡邏,去清理垃圾,慰問部隊,幫助孤寡老人……
        齊振國是最早一批跟著沈汝波去義務服務的老鄰居。沈汝波剛搬到先茂里的小下房時,齊振國因為頸椎不好,找他按摩,閑聊中,沈汝波知道他是退伍軍人,說啥也不肯收他錢。
        接觸多了,齊振國發現,別人有啥困難,只要喊一聲老沈,他一準沖上去,讓人特別佩服。“他干事實在,一看到他,就覺得應該向他學習。我佩服他就支持他,咋叫支持呀,就是跟著他一起干。”現在,齊振國已經是團隊的骨干力量,沈汝波生病后,好多事由他張羅。
        2015年7月,沈汝波做完大手術清醒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給齊振國打電話:“咱們的巡邏和義務服務不能停,我歸隊了馬上跟你們一起去。”
        齊振國拿著電話的手都在發抖,大伙兒都緊張等待著老沈手術的消息,一聽到他打過來電話,激動得不行,可他一開口還是志愿服務的事。
        “你放心吧,活動不會停,先茂里那些出不了樓的老人,王勃說會堅持上門理發,一準誤不了。”齊振國含淚答應他。
        接過上門給老人理發任務的王勃,今年55歲,原來在先盛里小區附近開了家理發店,跟沈汝波的黨義服務站不遠。
        看到服務站里掛著免費服務的牌子,王勃一下被觸動,“咱倆就隔一條街,思想差距也得拉近點啊,今后我理發,也要按這個方式辦。”
        從此,王勃給自己的理發店定下規矩,對低保戶、殘疾人、現役軍人等免費。
        她認沈汝波當了“做好事的師傅”,經常和沈汝波一起上門去給困難人群理發,每次去部隊、養老院服務,她也都跟著。
         汝波生病后的兩年里,王勃一直堅持去養老院給老人們理發,一個人干起兩個人的活兒,“我去醫院看沈哥,他把先茂里那些需要去理發、看望的老人,一個一個地寫下來,交給我。其實,他不囑咐我們,大家跟著他這么多年,也早就有了這樣的堅持,一定把他這股勁兒傳遞下去。我們就是他的接班人。”
        讓王勃高興的是,沈汝波感染了她,她也在感染別人。有些顧客說,啥時候做好事叫上他們,還有的顧客主動加入了志愿服務團隊。
        有一次,王勃和秦皇島另一個公益團隊“陽光義工”的負責人蘭紅晨提起,自己一直在跟著沈汝波做好事。蘭紅晨眼睛一下亮了起來,“沈汝波在咱們做公益的人心里,那可是個響當當的人物,我們一直想認識沈大哥呢。”
        經過王勃牽線,這兩個隊伍決定聯合起來,一起開展愛心活動。
        “你們年紀大,我們是年輕人。有事了你們指揮,我們出力。”蘭紅晨說,“老沈病得這樣重還堅持做好事,他為了啥?是一種信念在支撐著他,身邊有這樣的人,值得我們學習,更要堅定地去做公益。”
        在先盛里小學孩子們心中,沈爺爺就是他們身邊的雷鋒。學校教務處老師崔媛媛記得,去年3月,為了讓孩子們更真切地感受雷鋒精神,她聯系沈汝波來為孩子們作報告。“當時沈叔正在接受治療,身體很虛弱,可是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沈叔來的時候,穿著軍裝,特別瘦,很虛弱,上樓都喘,說話都是顫音。可是見到孩子們,立即提起了精神頭。”提起這件事,崔媛媛聲音哽咽。“雷鋒的故事遙遠,沈叔就在身邊。那天講了兩個多小時,沈叔一口水都沒喝。孩子們聽得聚精會神。”
        感動之下,先盛里小學學校聘請沈汝波為校外輔導員,幾十名師生加入了沈汝波的志愿服務團隊。他親手給孩子們授旗、戴上團隊胸章時,有的孩子激動得哭了。現在孩子們經常參加照顧孤寡老人、掃雪、清理污水等活動,用實際行動向沈爺爺學習。
        老鄰居劉升是沈汝波的幫助對象,他今年已77歲,老伴兒和女兒常年患病,生活比較困難。沈汝波到了先茂里后,一直堅持去他家里免費理發、按摩,想辦法接濟他,這讓劉升非常感動。老沈提出成立巡邏隊時,劉升立馬加入進來。從被人幫助到主動為別人做好事,這樣的轉化讓劉升感到自己的人生有了更多的價值。
        前些日子,劉升陪老伴兒在黑龍江三院秦皇島分院住院。得知他是沈汝波志愿服務團隊的隊員,院領導趙宏偉專門過來說,自己聽說過老沈的事跡,特別佩服,想讓院里的年輕人也加入志愿團隊,跟著老沈做好事。加入團隊后,有志愿活動只要喊一聲,趙宏偉就會帶著院里同事來參加。
        從你到我到他,愛心就這樣一層層傳遞。如今,沈汝波的志愿者團隊已經有7個分隊,隊員300多人。

        ——“有人說沈汝波是傻子,但這個社會、這個時代需要這樣的傻子,需要更多這樣的傻子。”

        為沈汝波所感動,愿意和他一起傳播正能量的,還有全國各地的老戰友。
         在部隊立下的承諾39年不改初衷。去年,沈汝波的事跡通過微信群在老戰友中引起巨大的波瀾。他們派出代表幾次來看望沈汝波,先后發動捐款3萬多元,通過各種方式宣傳沈汝波的精神。
        每當有戰友來時,沈汝波就把自己花錢做的學雷鋒胸章和志愿者馬夾送給他們,讓他們把雷鋒精神帶回去。
        “沈汝波的事跡感動了我們七連每一位老首長、老大哥,讓他們覺得有沈汝波這樣的好戰士、好兄弟,好黨員,是我們七連的光榮和驕傲。”老戰友鐘德偉雖然此前和沈汝波素未謀面,但和老連長秦傳喜到秦皇島看望沈汝波時,他受到一次又一次的震撼。
        回去之后,鐘德偉滿含熱淚地把沈汝波事跡傳到戰友群,“那段時間,我們戰友群的主題就是講沈汝波,因為沈汝波的精神對當代,對社會,對黨太重要了,是活靈活現的、看得見、摸得著的榜樣。沒有什么厚重的物質獎勵他,真正支撐他的就是一輩子要為老百姓做好事的信念。傳承部隊優秀傳統,弘揚沈汝波的事跡,這是老百姓所需求的,也是我們必須做好的,沒有硬性規定,這就是一種覺悟、一種信仰,一份情和一份愛。”
        “有人說沈汝波是傻子,但這個社會、這個時代需要這樣的傻子,需要更多這樣的傻子。”得知沈汝波的事跡時,老戰友徐中人在國外,回國第三天,還沒倒好時差的徐中就趕到秦皇島看望沈汝波。一次次聽人講起沈汝波更多的事跡,一次次被感動得熱淚盈眶。
        “這些年來,人們的價值取向發生了一些偏離,急功近利、唯利是圖甚至貪腐現象都真實地存在。相比之下,沈汝波的精神更顯得珍貴,他發揚了黨和軍隊的優良傳統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實踐了我們黨為人民服務的宗旨。我們這個時代太需要這樣的正能量。作為連隊戰友,既為他驕傲,又要好好向他學習。我退休后還在做一些事情,我想我會用沈汝波的這種精神貫穿到工作生活當中。”徐中向老戰友們呼吁,“我們都要對沈汝波伸出援助之手,竭盡全力為他吶喊,為他站腳助威,傳承他的精神。”
        老戰友李春澤現在是遼寧省遼陽市的一個村支部書記,他和幾位戰友一起把老戰友們的2萬多元捐款送到沈汝波手中。回去后,他立刻做了一件重要的事:在自己村里建立志愿服務團隊。
         在村里黨員會、村民代表會上,李春澤動情地講述了沈汝波的事跡,號召黨員、村民代表學習,同時在村里成立了志愿服務團隊。“成立團隊就是為學習沈汝波的精神,進一步弘揚正氣,這種正氣對我們村精神文明建設、經濟建設都是個推動。”
        “70多個老戰友捐了款,非常踴躍,其中很多人跟沈汝波素未謀面,有些不是七連的兵。有個戰友愛人正住院做腦瘤手術,還有個戰友自己也患有癌癥,也捐了款。”提起為沈汝波捐款時的情景,老戰友施殿武說,大家都是被沈汝波的精神感動的,錢不在多,關鍵要支持沈汝波,把好事做到底。他和幾位戰友一起加入了沈汝波志愿團隊的微信群,希望向沈汝波學習,共同為百姓做好事。
        “鄰居有個小伙子行動不便,我現在每天帶他出去走兩個小時。”遠在山東已72歲的老連長秦傳喜說,這是他從小事做起,用行動向沈汝波學習。
        “作為一個老兵,該怎樣面對奉獻和索求的取舍,沈汝波是我們的榜樣。當今社會確實需要這種能量,也鼓勵我們盡綿薄之力,發揮余熱,作一些貢獻。”老戰友李成峰說。
        現在,七連老戰友們正在策劃一件“大事”:成立老戰友志愿服務團隊,用實際行動傳承沈汝波的精神。在今年8月18日即將舉行的戰友聚會上,這件事將成為一個重要“議題”。
        有了這些老戰友,沈汝波的精神走出秦皇島,播撒到祖國各地。

        ——黨員行動起來、志愿者行動起來、社區行動起來、學校行動起來……“接力沈汝波 為民做好事”成為一場遍及整座城市的“接力賽”。
        如果來過沈汝波的黨義志愿服務站,你會發現他是個熱愛生活的人。
        在黨義服務站門口,擺著十幾個大大小小的花盆,但只種著一種花,修長的葉子,粉色的小花,在微風中輕輕搖曳。沈汝波說那叫五葉梅,都是他移栽的,剪個枝栽下去就活。
        “花一開就擺出去,特別好看。”老沈說,“我喜歡這花。瓶中的鮮花好看,但不長久,野花不好看但根扎在土里,生命力頑強。我要像野花一樣,雖然不名貴,但是能扎根在土壤里,開得長久。服務老百姓,就是要把根扎在老百姓當中。”
        “聚是一團火,散是滿天星。”沈汝波在自費做的“雷鋒紀念胸章”上印上這兩句話,有人來到他的小店,他常會送幾個。
        為啥要做這么多胸章送人?他只說,“留個紀念。”
        其實,他是想用這樣的方式,把他用一輩子的力氣去堅持的“雷鋒精神”進行傳遞。
        如今,整個港城已經被沈汝波的精神感染。
        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,是我們黨的宗旨;始終為人民群眾做好事,是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的具體化。老沈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了黨的宗旨,受到人民群眾的熱烈歡迎。他是優秀軍人的代表、優秀黨員的代表、優秀市民的代表。始終對黨、對群眾、對秦皇島懷著深深的感情,甘愿付出、不求回報。正能量需要匯集,老沈就是一面旗幟,帶動那么多人和他一起做好事。”市委書記孟祥偉三次批示,號召全市所有的黨員干部和群眾都要向沈汝波學習。市委專門下發文件,在全市范圍內發起“接力沈汝波 為民做好事”活動。
        2015年10月21日,先茂里社區“接力沈汝波 延續正心愿”的活動率先啟動。很快,全市的黨員行動起來、志愿者行動起來、社區行動起來、學校行動起來……“接力沈汝波,為民做好事”成為一場遍及整座城市的“接力賽”,全國首座最具愛心城市再添濃墨重彩。
        7月16日,海港區石門寨鎮半壁店村12歲少年小翔的家中,來了一群“老朋友”,他們都是“眾聯公益協會”的志愿者。和面,包餃子,小院里熱鬧起來。
        小翔患有成骨不全病癥,就是俗稱的“玻璃人”,而他的家庭貧困,父母都患有疾病,無力為他治療。“眾聯公益協會”的志愿者們得知小翔的情況,為他募集了將近3萬元的善款,還帶著小翔到北京去檢查。
        7月22日早上5點,海港區河北大街和建國路交叉口附近,市民韓雪帶著9歲的兒子,和其他十幾位同伴認真地清掃著路面的垃圾。一個小時以后,路面被打掃得干干凈凈。
        韓雪和她的同伴們并不是環衛工,他們來自一個叫“70愛跑團”的團體。從成立那天起,大家就約定要定期組織公益活動,像沈汝波一樣為群眾做好事。得知負責這片區域的環衛工宋大媽年紀大了,又失去了老伴兒,生活比較辛苦。他們決定用這樣的行動給宋大媽送去溫暖,還約好一起為大媽過生日。
        7月22日下午4點多,吉林游客于先生開車在北戴河石塘路市場附近等紅燈時,車輛突然自燃。危急時分,北戴河區政府采購中心的魏錦提著滅火器沖過來,很快撲滅了火苗。面對余先生的道謝,魏錦只是擺擺手就離開了,“沒什么,我們秦皇島人,誰見了都會幫你的。”
        如今在秦皇島,這樣的暖心鏡頭每天都在上演,“接力沈汝波 為民做好事”蔚然成風。
        萬名市民和黨員干部走上街頭,發起“全民洗城”和“煙頭革命”;15萬黨員把一件件好事填進《黨員為民服務做好事服務日志》,17萬志愿者走進街頭巷尾、山野鄉村,為扶助貧困百姓,為改善城市面貌奔波操勞……這個城市的每一個人,都愿意做沈汝波,愿意接過愛心旗幟,為城市劃出一個又一個大大的“正”字。
        現在,沈汝波的身體大不如前,但每天下午仍然堅持到他的黨義志愿服務站來,幫老鄰居理理發,撿撿門口的垃圾,為別人指指路。“孟書記來看我時說,老沈你身體不好,先歇歇。做好事是黨的宗旨,每個黨員都要做,我們替你做。我當時說,你們做的好事算你們的,我做的是我的,我自己承諾的一生做10萬件好事,一定要自己完成。我現在不考慮能活多久,只想著要把好事一直做下去。”
        在沈汝波身后的墻上,掛著一塊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”的條幅。那是他用了一個多月時間,一針一線地繡出來的。每次看見這九個大字,就像看見39年前,那個18歲的小伙子,莊嚴地許下將影響他一生的諾言。
        從此,任時光流轉,任歲月跌宕,他心中的綠軍裝,從未褪色!


Copyright ? 2017 魅力河北網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 
冀ICP備12009908號
彩票分析预测